客服热线:010-51059221
  1. 当前位置: >
  2. 医药行 >
  3. 医行号 >
  4. 营销 >
  5. 正文

2021年,建议这些中成药开展集采!

  专栏作者/山东风轻  一个医药江湖的研究者。研究什么?当然是被研究了...... 医保局采取的种种采购措施,都是希望在市场框架体系内,找到一个“政府”和“市场”的平衡点,是在“政府有效监管”下实现“精准形态的市场充分竞争模式”的探索尝试,是“政府之


 

 

医保局采取的种种采购措施,都是希望在市场框架体系内,找到一个“政府”和“市场”的平衡点,是在“政府有效监管”下实现“精准形态的市场充分竞争模式”的探索尝试,是“政府之智”和“市场之手”的有效融合。中成药同样也不例外!

 

国家有关部门对中成药纳入带量采购一直高度关注。但即将开始的国家带量采购第四批,中成药并未列入其中。

 

未纳入国采,并不代表中成药成为了“被遗忘的角落”。据有关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中成药市场规模为7089.2亿元,同比增长6%。而“集采无禁区”,中成药进入国采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时间问题。

 

中成药为啥迟迟不纳入国采

 

当前国家之所以迟迟不将中成药纳入国家带量采购,原因多种多样,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现行的三批四轮国家带量采购方案,无论是不区分竞价分组(层次)也好,还是从为满足临床使用也好,基本上是从推动仿制药替代的角度出发,量身为化药“订制”

 

与作用相对单一的西药相比,中成药“多靶点、多效应”的整体治疗特点在一些疾病的防治方面具有一定优势,但必须承认,绝大部分的中药产品,只能用治疗位置或者治疗领域来定义,没有通用名这种标准“定盘”,因此,中成药的标准定义只会更加复杂。

 

同时,中成药素有因地制宜的治疗特点。以此次中成药治疗新冠疫情的特点来看,各地纳入的治疗性中成药呈现不同的特征。

 

这是因为中国幅员辽阔,各地区的气候环境有着较大的差异。“南方以岭南闽粤为代表,闽粤地跨热带,蒸发甚而腠理疏,既易受寒,又易受湿,故多用燥药以化湿;北方以山西、陕西等地为代表,天气高寒干燥,冬季寒风凛冽,人体肌腠固密,故多用麻桂重剂发表”。

 

面对标准无法统一,治疗特点“个性鲜明”的中成药,国家层面暂时未纳入带量采购,是可以理解的。

 

新形势下的国家及地方药品带量采购,无论是“以量换价”,亦或是“自动触发采购机制”、“保证回款”、“净化医药行为”等施策,医保局采取的种种行政措施,都是希望在市场框架体系内,找到一个“政府”和“市场”的平衡点,是在“政府有效监管”下实现“精准形态的市场充分竞争模式”的探索尝试,是“政府之智”和“市场之手”的有效融合。

 

中成药采购,如何开展?

 

中成药采购,如何开展。笔者建议,2021年,先由地方专项试点,时机成熟,国家在此基础上再进行采购

 

1、采购方式

基于此,对于2021年地方中成药采购,笔者建议暂不考虑合并治疗领域集采的方式,仍然沿续同一品种、同一剂型、同一规格作为同一采购单元的方式,不再区分竞价分组(质量分层),将相关分组优势得分体现在综合评审得分中的质量分中。

 

对于三家及以上进行充分竞争,综合得分最高者中标。对于两家及以下的品种进行议价谈判,最低价中标。考虑到供应保障需求,可在原中标基础上再候选一家,作为临床“替补“产品。

 

2、采购绿色通道

对于纳入国家新冠肺炎相关的呼吸系统疾病治疗的中成药,建议在确认全国最低省级采购价(不含福建、广东、重庆及省市集团采购)基础上,允许直接挂网采购,不再议价。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常态化提供有力支撑,努力实现防治药品结构更加优化。

 

3、重点考虑基药

建议在上述基础上,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带量采购。这些年,业内普遍认为,“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是“基本”的定义。

 

今年1-9月,全国医保基金(含生育保险)累计收入1.72万亿,同比降低3.8%,其中职工医保(含生育保险)10702亿,居民医保6498亿,累计支出1.49万亿,同比降低0.6%。

 

目前现行版国家医保目录清单清醒地告诉我们,医保用药品种看似放开,但限制却悄然升级。而对万众期待的国家基药目录来说,如果缺乏应有的资金来源,基药的可持续性又会打一个问号

 

从目前来看,新版国家基药对药物的可及性、安全性、有效性的权衡比较将超过以往,循证医学、药物经济学将继续成为新版基本药物制定的重要依据,品种遴选的科学性将得到进一步提高。

 

进入国家基药的中成药,基本上都是功能主治明确、临床报告完整、药材组方稳定、疗效切实安全、剂型服用方便的品种。动手对新版国家基药目录的中成药进行集中带量采购,可以切实将1+X有关政策执行到位

 

4、优先考虑辅助用药(注射剂)

优先考虑开展辅助用药限价挂网或开展中药注射剂专项挂网。近些年来,各地基本上对辅助用药目录已经有了共识:

辅助用药即有助于增加主要治疗药物的作用或通过影响主要治疗药物的吸收、作用机理、代谢以增加其疗效、降低毒副作用的药品;或有助于疾病或机体功能紊乱的预防和治疗药品。

主要分为增强组织代谢类、活血类、神经营养类、维生素类、自由基清除剂、免疫调节剂、新型糖类输液类、肠内外营养类等十类。

各地普遍的做法是将每月对进入各医疗机构药品金额排名前20-30的辅助治疗药品进行专项处方点评,要求每个药的评定点评结果中用药不适宜率要≤10%。

 

据药智网数据统计,截止至2020年12月16日,从2015至今,全国各省级监控目录共有1008个药品先后进入。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地级市一级重点监控目录共有4436个药品先后进入。虽然有一些药品已经没有进入基药或医保,但这些品种往往以中药注射剂居多。

 

建议着重对上述品种开展限价或专项挂网(均不带量),建议设定降幅,挂网后,由医疗机构在挂网价基础上就低再次议价成交。

 

总之,中成药专项采购,牵一发而动全身。采购目录的类型,应主要聚焦于常见病、多发病、突发病,重点兼顾儿科、妇科等领域,品种的遴选标准要考虑中成药实际特点,从临床使用金额、患者日服用费用、临床患者群体大小等方面慎重考虑。

 

重点对影响三个层级医疗机构的基药以及患者有迫切需求、社会反响大、次均费用高的中成药辅助用药、注射剂进行专项采购。


本文来源:医药代表 作者:思齐专栏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