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010-51059221
  1. 当前位置: >
  2. 医药行 >
  3. 医行号 >
  4. 职场 >
  5. 正文

上快手,唬住每一位患者

有人说她“该拿诺奖”,有人说她“谋财害命” 作者:张铃 来源:健识局 全文 4704 字,阅读需 12分钟 “他汀(类药物)也会副作用……容易致癌,人家国外都不吃这药了,中国人还在吃。” 2月2日,一则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视频获得了2.2万点赞,评论区许多网友大

 

 

有人说她“该拿诺奖”,有人说她“谋财害命”



作者:张铃
来源:健识局
全文 4704 字,阅读需 12分钟

 

 

“他汀(类药物)也会副作用……容易致癌,人家国外都不吃这药了,中国人还在吃。”



2月2日,一则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视频获得了2.2万点赞,评论区许多网友大赞“良心医生”,一些病人留言表示要“听大夫的话”。


这是快手上一个典型的“医疗科普”作者,这位“心血管申力医生”获得了快手平台的“黄V认证”,认证信息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心血管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后,擅长治疗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高血压等心血管疾病。


 

然而,申力发布的视频远远超出了她所在的心血管科领域,还涉及了癌症、内分泌、新冠肺炎等,相关作品包括:


“您现在冠脉狭窄80%,胸闷憋气背疼,但不用放支架。”

“胰岛素不能治疗糖尿病,中医治疗糖尿病有很大的优势。”

“五年的直肠癌,吃完这三副药,大便就成形了。”


网友纷纷留言:是哪些药这么神奇。医生一一回复:“私信我。”


2月4日上午,健识局来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门诊部,门诊部预约信息显示,申力确为该院副主任医师,每周三、周五上午出诊,挂号人数上限为15人,挂号费用为60元。


门诊部门可罗雀,仅有一位工作人员在协助一位患者扫码进院。健识局向咨询台工作人员了解申力医生在快手上发视频的事情,该工作人员称:“这不是我们医院的行为,不是我们医院组织她直播的,是她自己弄的。”


可以明确的是:申力绝非“江湖游医”,而是一位正牌执业医师。她的另一重身份,是粉丝超过64万的“快手神医”。


据新榜统计,2020年一季度,快手上至少有702个医生类KOL(关键意见领袖)账号。健识局简单以“医生”为关键词,搜索快手认证账号,至少搜出300个以上经过认证的各类医生账号。


一家专门服务这类医生KOL的机构告诉健识局:没有执业医师证,也可以“操作”。


快手上的“神医江湖”,一般人很难辨识,随着快手与资本的携手扩张,神医视频也正飞速扩散在城市、乡间田野之间,进入千千万万患者及其家属脑中。

科普还是“间接杀人”

医生快手直播引同行争议


2019年底,方禾去世了,死于酮症酸中毒。这是一种典型的糖尿病并发症,她在上海的家中昏迷,入院后直接进了ICU,再没能醒过来。


方禾走的时候,只有五十出头,她是兰州的一位大学教授的夫人,学校里的老师们听闻她的离世,深感不忿。此前五六年的时间里,2型糖尿病病人方禾始终拒绝胰岛素,笃信保健、节食、锻炼和一些中药,她认为这就能扛得住。


方禾的爱人也是糖尿病人,一直坚持打针吃药,却劝不动自己的妻子。“她信中医跟舆论也有关系,网上到处传得乱七八糟的,周围很多人劝她,我也说过她很多次。”该校一位老师告诉健识局,她无论如何不听劝,最终遭遇不幸,“哪一个中医能宣称能治好糖尿病,诺贝尔奖就该发给他!”


对自己的病情,方禾的执拗源于网上哪里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的是,类似的消息仍在大面积扩散。正如申力这样,她发布视频,语气肯定地向患者传授“该用什么药,不该用什么药”。


在一则视频中,心血管科中医医师申力说道:“胰岛素不能治疗糖尿病。它的确是降糖的好办法,但它是外源性来控制血糖水平,不能帮助正常胰岛素的分泌。而中医治疗糖尿病有很大的优势,它(中医)通过整体调节、改善症状,减少并发症,恢复胰岛的功能,达到控制血糖的目的。”


 

对此,健识局联系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田慧,田慧表示:对于胰岛功能受损者来说,必须给胰岛素,其他任何东西都没用。“她(申力)说的某些话确实不太合理,她是心血管科的,她说糖尿病本身就不够格。她懂吗?”


慧指出:申力的一些说法,并不在申力的专业范围之内。


“有的病人胰岛功能本身受损,造成胰岛素缺乏和血糖高。对这种病人来说必须给他胰岛素。有的糖尿病早期患者病症很轻,用中医调理可能会帮上点忙。但是我没有看到过任何有质量的学术论文,论证中医能像西医那样将血糖控制好。”田慧肯定地说。


田慧对快手上一些医疗科普不太看不上,“在我们正规医院,我身边要出这么个人,我就得骂死她。”


申力在快手上引发更多争议的,则是那段讲“他汀”的视频。她力劝一位高血脂患者不要服用他汀类药物:“这个年纪,血脂稍微有一点点高,没有问题,不用吃。你吃着中药呢,就不用吃这个。他汀的东西,时间长了,它也会副作用,容易致癌。人家国外都不吃这药了,中国人还在吃。”


认证为“余向东,内科执业医师”的微信公众号“棒棒医生”在2月4日发文,指责上述理论完全是“彻头彻尾肆无忌惮的谣言”。


那么,“国外都不吃这药了,中国人还在吃”是否属实?他汀类药物是世界医学界公认的冠心病初级和二级预防里程碑药物,能降低冠心病患者的死亡率和发病率。以全球最畅销的他汀类药物、辉瑞公司生产的“立普妥”(通用名:阿托伐他汀)为例,该药自从1996年在美国上市以来,26年来全球实现了1000亿美元左右的销售额。近年来因专利到期等原因销售势头有所减弱,但2019年全球销售额仍接近20亿美元。


申力所说的他汀致癌也和专业研究相悖。他汀类药物确实可能引发胃肠道反应、肝损害、肌损害、头痛等不良反应,但“致癌”一说并没有根据。2011年3月,中华医学会主办的核心期刊《中华心血管杂志》第39卷第3期发表了题为《尚无确切证据提示他汀类药物增加癌症风险》的论文,论文明确指出:“至今尚无确切证据提示他汀类药物能增加癌症风险。”


nceid="935793235948863458" data-type="video">

 

药物原理、论文数据,这些都是普通患者不懂的事情。但一位白大褂对着镜头言之凿凿,就容易接受多了,何况还有黄V认证。大平台的背书和流量扶持,让这样的视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传开,收获大量来自城市、乡间、田间地头的点赞,深入人心。


申力的首条视频发布于2020年12月7日,短短两个月里更新了66条,多条视频获得过万点赞。2月3日,该账号的粉丝量不到50万;2月5日,该账号粉丝量已超过64万。


账号介绍中还写着:咨询预约请加助手微信186XXX。健识局试图添加,但显示“对方被加好友次数太多,无法添加”。


有网友怒斥该视频导致大量患者被误导停药,是在“谋财害命”,并质疑称:为啥骗子能大行其道?快手要上市了,能不能多点社会责任感?


“医生做这类‘科普’,相当于间接故意杀人。”广州知贝医疗服务儿科医生欧茜在微博上针对短视频平台上的“神医”发言。


健识局发现,目前,申力这条超过2.2万点赞的“他汀”视频在快手上已经删除。然而,在快手的“神医江湖”里,远不止一个申力。

 

身份造假、抬高段位

MCN批量打造医生KOL


“主任,出完诊了吧,今天晚上还得直播,您知道吧?”1月29日的一则视频中,一位疑似MCN机构的工作人员在跟申力对话。


白天出诊,晚上直播,这是MCN机构和医生合作的方式。MCN是培养网络主播的专门机构,在医疗领域也有专门的MCN机构,负责孵化“医生IP”,一边把医生打造成红人,一边帮短视频平台签约医生,实现商业变现。


在这类短视频平台上,医生获利的方式包括从MCN机构接到的广告中抽成;MCN机构向医生支付奖金;医生个人凭借快手的流量,在其他平台变现。


根据快手的明文规定,医生账号要获得认证,需要满足:本人照片作为头像、昵称为“科室名称+医生姓名”、五条相关领域科普视频、身份证照片、医师资格证+医师执业证。公立非三甲医院则需要医生有副主任以上资质。


但是,在某医生MCN机构的宣传资料中,有这样一则特别说明:资质不完善的需另走特殊渠道。



资质不完善,是指有多不完善?是达不到副主任级别,还是不能使用本人头像,或者根本不是执业医生?特殊渠道又是什么?


健识局联系多家医生MCN机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MCN机构与快手平台有长期大量合作,面对学历掺假、身份造假、或直接盗用他人身份的“假医生”,短视频平台会“放水”。“你要是有足够的资金或者说流量,让假医生通过认证是很简单的。”曾在某医生MCN机构长期工作的黄茵告诉健识局。


根据黄茵等医生MCN机构人士的说法,一些网友爆料所称的“高中生伪装成医学硕士、博士”的情况相对较少。但是,低年资医师包装成“主治医师”或“主任医师”,未取得医师资质便直接套用执业医师的身份信息,甚至凭空捏造一个医生,这些情况在MCN机构的操作中是很常见的。


黄茵说:“通过p图、做假证等方式都可以蒙混过关。反正快手审核只需要拍照上传,只看看照片。”


这些机构与快手达成某种默契,形成利益捆绑。黄茵表示:“快手的审核肯定不能太仔细。我们机构跟快手合作,付了几万、几十万,快手不至于卡我一个医生。”


也就是说,引发争议的申力已算是货真价实的正规军,还有更多真假莫辨的“神医”正在快手这样的短视频平台源源不断发出消息。

快手到底有没有审核?


快手是如何审核医生资格的?是否像某些医生MCN机构描述的那样,只要给钱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对此,快手政府事务总监韩筱旭对健识局坦言:快手确实审核不够健全,存在“假医生混过审核”的情况。


但她同时表示:“各个平台都说要正本清源,但哪个平台真正做到了?这一块过去几年刚刚起步,审核没有那么规范,主要靠用户自主选择。去年年底我们的审核团队才健全。”


健识局向韩筱旭提出疑问,为何申力医生的相关视频能够顺利发布,韩筱旭回应称:“她的粉丝已经积累了一段时间了,那时我们还没来得及组建专业审核团队。”


事实上,申力医生是在2020年底在快手上完成注册,并开始发布视频的。按照韩筱旭的说法,申力医生发布第一条视频前,快手应当已经“健全”了专门的医学审核团队。


在更深的层面上,申力这样的正规执业医师,在视频中发表个人言论,平台似乎无能为力。田慧分析,一是快手这类视频平台准入审核不严格;二是相关的法律法规尚不健全:“病人信了视频,要是吃了药出问题了,医生不担责。所以医生就能胡说八道。”


韩筱旭表示,快手平台对假账号、发布假科普视频的账号有清退机制。健识局具体询问快手是怎么发现和认定假账号的,假科普视频如何认定,发布多少条假科普视频才会被封号等问题,韩筱旭回应:“不方便透露,这涉及到业务核心部分。”


在快手上的一则自我介绍视频中,申力称:自己是偶然走上快手直播的医疗科普之路。不过,健识局发现,申力入驻快手可能并不是偶然。


在快手上,以“中国中医科学院”为关键词搜索,可以搜到该院名下多家医疗机构中,在快手平台上开通账号、进行“医疗科普”的医生还有很多,包括张引强、王洪志、张兆发、张广生、张宗岐、李俊芳、王国忠、张晓军、樊茂蓉、郭朋、邹本良、王福、李贻奎等等,涵盖了多个科室的医生,且直播时间多数比申力更长。


可见,中国中医科学院名下各医疗机构的医生,在快手上搞直播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些医生是否只是以个人名义做直播?还是背后有MCN机构的运作?对于普通用户来说难以分辨。


2月5日,快手在港交所正式上市,发行价115港元,开盘后很快涨到最高345港元。快手总市值一度高达12300亿港元,不仅超过京东,更是小米集团市值的两倍以上。


在敲锣仪式上,快手创始人兼CEO宿华表示:“快手最在意的始终是人,是对人的尊重,对劳动和创造的尊重。”


 

医学科普的初衷,是让大众接触医疗知识,了解医学常识,进而掌握自身健康状况,这本身就是对人的最大尊重。


不论快手最在意的是不是人。但对快手平台上超过3亿的日活用户而言,他们最在意的事情之一肯定是身体健康,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而不是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真假莫辨的医疗视频。


医务工作者的科普之路道阻且长,新一代互联网医学科普亟需规范和努力。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黄茵、方禾均为化名)

 

图源:视觉中国

本文来源:健识局 作者:张铃
免责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代表作者观点,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医药行”认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在30日内与我们联系

相关推荐